首页 > 红棉文苑 > 内容

顾史

2020-01-03 11:05:00   来源:平南县第二人民医院   作者:超声科 李信萍

一道道昏黄的伤口浮动闪烁着,在宋慈湖畔上漫无目的的游走,我惊奇的发现,这一道道路灯漫射出而出的光划伤的创口竟然无一例外的汇聚在我所望之处,我每走一步,它就挪动一点,这挪动的一点是用衰弱不堪的眼睛所不能辨别的,只能用仅有的几寸心口去感受这倒影的一丝丝甚微的变动。从湖的这头沿着河走一百步,你会切实的感受到这一道道的伤口汹涌地淌着痛和累正在随着你的脚步从那头到了这头。湖水的不远处死寂般插着两枝枯败的树枝,风凉凉的又不同于以往的凉,是那种秋风在被冬风驱逐出境时因无助而散发出的微凉。霎时间,我崩出了一种错觉。我望着这流动的湖面,竟然油生了塞纳河静静流淌的错觉。可能是长久以来我对这条河存在着许多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期许。从前往事还记得些,如巴赫曼给保罗策兰写过的信中说要长远地凝视河水,直至变成两条小鱼。我还记得思特里克兰德放弃尘世的一切来到巴黎,或许有那么一幅他的画中有一条名为塞纳的小河被长久地抹上色彩。我又想着也许在很多个清晨或夜晚会有一支小提琴的独奏曲在幽幽的歌鸣,然后在河水的静淌中愈演愈沉然后静默的消失。

  


  我走进了河洛时光,一家在湖中搭起的咖啡馆。大多时候我都厚不知耻地什么也不点就找了个座位坐下,然后厚不知耻地看书。这样的潜规则在我第一次来到的时候我就无师自通了,大学校园里的咖啡馆是不强制消费的,尤其是对于我这类荷包并不肥厚的人来说。因为惯于只身一人独来独往,每次都有坐在两人座的位子的自觉。没有人坐的椅子也会感到一丝丝难以察觉的落寞,吧。我这样想着。

  

  空气中漂浮着由外导来的彩排的嘈杂和咖啡馆播放的老调情歌,两两交织互融成一支让我无法专心看书的交响乐,逼迫着我欣赏其中难以言喻的美,我就当是我身处维也纳城市的中心听一支免费的曲子。

  

  身处凡世中的我当然也不过是俗人一枚,穿梭得了城市的喧闹,也过得了虫飞蚊咬的山间生活。也许是生性慵懒,我更钟爱于静谧的圈子。大学本身便是静谧的,至少我所在的学校如此。做不到心远地自偏,就地远心自偏。做不到喧嚣中心尚平静,那就与喧嚣一同喧嚣。

  

  来到一处从未来过的地方,我喜欢往少人的地方走,静谧的空气会让人享受到比平常两倍的快乐。像是去探索未知领域,毫不怜香惜玉的踏过草坪,草木有本心,可我偏要折几枝。

  

  我发现这里有一处地方少有人来,一处是化学有毒物品的废弃储藏库,四周严白色铁皮严严实实的裹着这间仓库,一把生了绣的锁头守在最显眼的地方,这是唯一能进去的门。旁边停放着许多盖满枯叶枯枝的各色汽车,有校车,有私人轿车,有货车,面包车,无一例外的死寂般弃置于此。幸运的时候还可以看到一些小猫咪安安静静的睡在车的引擎盖上,然后我多情的用自以为含情脉脉的眼眸与它对视,小猫咪完全就不给面子,给你一声轻蔑的叫声自己体会就溜了。

  


  这儿真是静谧,是个练笛子的好地方。我高赫兹的笛声把这静谧的气氛毁得面目全非,十指相扣合为掌,怀着敬畏和虔诚的心,试着祈求大自然不要责怪我。有时我可以在这里从清晨待到午后,我对这里有种特殊的感情。

  

  寻一处静谧处,静谧不是无声的死寂,是另一种自然中城市的喧闹。


上一篇:一切相形见绌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WWW.PN2YY.COM 2009 平南县第二人民医院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者建立镜像……

医院地址:平南县大安镇永发路376号 联系电话:0775-7636143 网站维护:平南县第二人民医院信息科 电话:0775-7637443(传真)

主办单位:平南县第二人民医院 桂ICP备10004598号 技术支持:八桂健康网

桂公网安备 45082102000235号